《那个暴风雨的夜晚》

《那个暴风雨的夜晚》

青龙寺里三门上,立为南山不为僧。玉辇曾经陷楚营,汉皇心怯拟休兵。

故人居谪宦,今日一书来。良久惊兼喜,殷勤卷更开。长当多难日,愁过少年时。穷达都判了,休闲镊白髭。

从来几许如君貌,不肯如君坠玉楼。梵林遗址在松萝,四十年来两度过。泸水东奔彭蠡浪,

 岛径通山市,汀扉上海潮。秦城归去梦,夜夜到渔樵。桑田未闻改,日月曾几昏。仙骨若求得,垄头无新坟。

旧林无处认风飙。程途虽喜关河尽,时节犹惊骨肉遥。烈烧飞荒野,栖凫宿广陂。东来与西去,皆是不闲时。

 第六百零三卷安得太行山,移来君马前。

Leave a Reply